衡陽新聞網
滾動新聞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體育 > 正文

困境下的中國男籃如何“破局”?

分享到:
 

  毫不誇張地説,中國男籃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——從中國重返奧運大家庭以來,從未缺席過奧運會的中國男籃很可能無緣明年的東京奧運會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資料圖:中國隊球員在比賽中上籃。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

  2019男籃世界盃,成為直接導致這一困境的“中國悲”。

  這一國際籃壇頂級賽事本應成為中國籃球發展的里程碑。2015年8月,中國成功獲得2019男籃世界盃的主辦權,為中國男籃在世界大賽上取得突破創造了機會。2017年2月,籃球明星姚明出任中國籃協主席。“姚掌門”上任伊始,就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,在國家隊採取紅藍隊分組競爭機制,並加速了CBA聯賽的商業化和職業化進程。正處於低谷中的中國籃球恰似枯木逢春,在新氣象迭出的同時,也迎回了久違的人氣。

  根據國際籃聯相關規則,2019男籃世界盃的歐洲、美洲前兩名和亞洲、非洲、大洋洲的第一名,將直接晉級東京奧運會。作為東道主,中國隊又抽到了“百年難遇”的好籤——小組賽的3個對手波蘭隊、委內瑞拉隊和科特迪瓦隊幾乎都是各檔次實力最弱的球隊。從亞洲其它隊伍所處的小組形勢來看,中國男籃只要獲得小組前兩名躋身16強,就極有可能以亞洲第一的身份直通東京。

  世界盃“天時地利人和”及“上上籤”的加持,不斷豐富並“膨脹”着球迷們的想象,“直通東京”成為中國男籃在本次大賽中的底線,刷新世界大賽最好成績才是外界對中國男籃的最大期待。

  然而……

  中國男籃最終跌破“底線”,不僅未能以亞洲第一的身份直通東京,反而以第24名創造了在歷次世界大賽中的最差戰績。

  “周琦發球失誤”“關鍵時刻罰籃不中”“教練臨場指揮不當”等問題被千夫所指。但這些細節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,中國男籃的“危機”早已存在。

  從2008年在北京奧運會上獲得第八名、追平其在世界大賽中的歷史最好成績後,中國男籃一直處於下滑狀態。2010年世錦賽(世界盃),中國男籃小組賽1勝4負,最終靠同組對手“幫忙”,通過計算得失分僥倖進入16強;2012年倫敦奧運會和2016年裏約奧運會,中國男籃均遭全敗,排名墊底;2014年世界盃,中國男籃更是因在亞錦賽上無緣4強而未能獲得參賽資格。

  人才斷層、基本功欠缺、籃球意識和戰術素養差等問題在近十年來成為外界的老生常談。這些問題的源頭都在於中國籃球發展的大環境——如何更好培植中國籃球發展的土壤和氛圍、完善後備人才培養體系;如何讓CBA聯賽更健康運作,真正成為鍛鍊本土球員的搖籃;如何沉下心來進行國家隊建設,而非被眼前成績“一葉障目”;如何更有效地將世界先進理念和技戰術與“中國特色”接軌,而不僅僅是着眼於世界級外教……

  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,也將決定着中國男籃如何“破局”。

  所幸的是,在中國男籃兵敗世界盃後,姚明斷言,中國籃球的改革不會因此而止步。中國籃協在公佈杜鋒出任中國男籃新任主帥時也明確表示,新一屆中國男籃的主要任務是着眼於2023年世界盃和2024年奧運會,甚至是更長遠的未來。

  2020年6月,有24支隊伍參加的男籃奧運落選賽將分別在四個賽區同時進行,每個賽區的冠軍才能獲得東京奧運入場券。中國男籃與世界排名第七的希臘隊、NBA球員雲集的東道主加拿大隊,歐洲勁旅土耳其隊、捷克隊,以及南美洲的烏拉圭隊同在維多利亞賽區。

  這一抽籤結果意味着,中國男籃極有可能在半年後等來無緣東京奧運的最後“判決”。但中國男籃的建隊思路、備戰要求和迎戰狀態,卻將釋放出“破局”信號,這才是此次落選賽的最大價值所在。

  所謂“不破不立”“置之死地而後生”,困境下的中國男籃也許正在迎來“破局”的良機。